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卡卡西帅气图片》。

“什么东西最贵?”熊莳一时之间还真答不上来。

不过韩度也没有指望他能回答,便直接说道:“以前的本官不管,但是从此时此刻开始,时代变了,这世上人才最贵。人才,你懂吗?”

熊莳很想说‘下官不懂,’同时也在想办法怎么从韩度的手臂下躲开,他表示韩度的这个举动让他很不适应,有一股奇怪的别扭感。

“这里面的就是人才。”韩度笑容满面的看着熊莳,朝着饭堂里指了指。

“就是工匠嘛,”熊莳现在懂了,“原本韩度就和他说过工匠的重要性,现在却说什么人才,让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要是韩度早说是工匠,或许他早就理解了。”

“钞纸局里有酒吗?”韩度问道。

“还有一点。”熊莳硬着头皮回道。这些酒是熊莳采买的时候,私下里采买的,没有像韩度报备过。原本也没有想着怎么用,当时只是因为这酒物美价廉,所以他便买了一些。

点点头,韩度吩咐熊莳,“你叫人去把酒拿来,给他们送进去。另外你再悄悄告诉黄老,让他把咱钞纸局的匠人待遇透露给工部的人。”

熊莳恍然大悟,笑着道:“下官明白了,大人这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?”

“唉!”韩度假意生气,“亏你还是举人出身呢,说的那么难听干什么?本官这最多算是千金买马骨,一个愿买,一个愿卖。”

“是是是,下官最笨。”熊莳也知道韩度没有真的生气,连忙笑着告饶。

“去吧,去吧。”韩度挥挥手,示意熊莳赶紧去办事。

熊莳走进饭堂,很快便带着几个工匠出来,径直朝着存放酒的地方去搬酒。

韩度深深的看了一眼热闹非凡的饭堂,满意的笑了一下,背着手走了,像只准备偷鸡的黄鼠狼一样。

工部啊,工部,既然你们守着金饭碗,非要去要饭,那本官可就不可气咯。

时代变了,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

人如潮水啊,当人心汹汹的时候,你们堵是堵不住滴,只能够疏咯。

两天期限一到,工部的匠人完完全全掌握了水泥制法。甚至是最后半天的时候,工部的工匠还主动帮钞纸局烧制了一窑水泥,这两天他们在钞纸局吃的好、喝的好,也不知道该怎么回报。于是最后在众人一致同意的情况下,干脆出力烧制一窑水泥,就当做是回报了。或许他们烧制的这一窑水泥连这些天的饭钱都抵不过,但这是他们唯一能够回报韩度的方式了,除此之外他们别无长物。

韩度笑意盈盈的站在一旁,看着工部的匠人烧制完水泥便离开,忍不住摇头叹息,‘现在的人真是淳朴,连报答的方式都如此单一’。

‘帮自己烧一窑水泥?’本官是缺一窑水泥的人吗?本官缺的是人呐。

深深感到了自己‘抛媚眼给瞎子看’,接下来几天韩度都陷入到失落情绪当中。

正当韩度心情不好,像只无头苍蝇一般在钞纸局里转悠的时候,熊莳神色紧张,慌慌张张的跑到他面前。

“大人,尚书大人来了。”

“薛工部来了?他又来干什么?”韩度疑惑,工部都已经把水泥制法给学走了,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啊,他为什么还来?

“不是薛工部,”见韩度误会了,熊莳连忙解释,“是户部尚书徐辉徐大人。”

顶头上司来了?

韩度神情一凝,连忙和熊莳一起赶去。

边走韩度边思绪纷飞,在想一个问题,徐尚书来干什么?

说起来,韩度就任宝钞提举司提举之后,按照官场惯例他就应该主动前去拜访他的顶头上司。

能不能够见到,那是两说。

一般情况来讲,像韩度这样的八品小官,是见不到尚书大人的。

但是这主动拜访的姿态,必须要做出来。

正应了那句话,“谁向上司随礼了,上司或许记不到,但是谁没有随礼,上司肯定是记得一清二楚。”

但当时韩度只是戴罪立功,老爹和弟弟都还被关在牢里,就连他身上也是背着罪责的,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被老朱丢入大牢,然后全家砍头。

这样的情况下,他一门心思的都是制作出新宝钞,先保住性命再说,那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拜访户部尚书?

从常理上来说,韩度的确是有着困难,但这不能成为他目无上官的理由。

难道是来兴师问罪的?韩度心里浮起忧虑。

一跨进门,韩度就看见一个神化刀,往下一切,用了三成力气。

柳长歌不信周民伤他,故不闪避。

周民以为柳长歌会躲,所以没有停下,这一下切个正着,周民用的乃是擒拿手中的一招“大力千钧”,骨硬如铁,若是现实对敌,这一招足以把对方手腕切断,此刻周民尽管有所收敛,却力大如牛。

柳长歌未用真气保护,手腕险些脱臼,疼得龇牙咧嘴。

周民哎呦一声,叫道:“柳老弟,我可真不是故意的,你没事吧?”

柳长歌活动着手腕,笑道:“周大哥,你力气真大,我是佩服了,不要紧,我骨头硬,还挺得住。”

周民面带愧怍,长叹一声,赧然道:“柳老弟,你别怪我。有些事情,你不知道,我今生今世不想与官家子弟打交道,你何苦为难我?”

玉公子忽道:“周兄,小弟的确是官家子弟,不奢望能与周兄结交,一切单凭周兄喜好。你们朋友,千万别为了此事,大伤和气。不过,有一句话,我不得不告诉你,你们要取解药,当从长计议,如此打上山去,非但不勇,简直是鲁莽行径,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,得不偿失。”

周民哼道:“就算如此,我心意已决,何须再说!”面容又转为微怒。

玉公子笑道:“周兄,我是官家子弟,乃不争的事实,正所谓‘道不同不相为谋’,我只是劝你,咱们的目标一致,同时剿灭囚笼帮的悍匪,与我合作,好过于你们单打独斗,你仔细想想吧,你身边这位朋友,比你冷静得多。”

柳长歌道:“玉公子,实在不好意思,我大哥他可能与官府有些死结!”

周民哼了一声,渐渐反应过味儿来,心想:“不错,囚笼帮并不可怕,即便有一二百的蟊贼,何须紧张,但那个木可可轻功了得,却不能不防,我和柳老弟,皆不是他的对手,若我们二人合力,或许可以与他一战,何不如借助官军之势,见机行事?”周民毕竟也是个老江湖,老滑头,想到这里,心念一动,决定和玉公子合作,但他却不表现出来。

柳长歌见事态缓和,急忙说道:“周大哥,官军的事官军来做,我们的事,我们自己来做,他们剿匪,我们找解药,你意下如何?”

周民松口道:“罢了,柳兄弟,这事我就不争了,但咱们还是要走。”

玉公子道:“如果我猜得不错,周兄是要先探探囚笼帮的情况么?”

周民斜睨一眼,冷冷的道:“什么都瞒不过玉公子的心思,不知玉公子的父亲,在朝廷任何职务?”

玉公子淡淡的道:“这个就不便告诉周兄了,但是我父亲一定是个为国为民的好官,我看周兄,讨厌的不过是贪官污吏,奸邪小人,怎么连为民请命,秉公办事的好官也一并厌恶了么?”

周民心道:“你说你父亲是好官,就是好官么,天底下的官哪个不说自己是父母官,还会在自己的脸上写上一个大大的坏字么,真是搞笑。”周民没好气的道:“但愿如此吧。玉公子,我还有一个疑问,想要向你请教。”

玉公子道:“周兄讨厌我们官家子弟,我却见周兄嫉恶如仇,是个好汉,有意结交,不知周兄,有何问题,但说无妨。”

周民嘿嘿一笑,说道:“玉公子,那你莫怪我无礼了。”说完,动如脱兔,双手一挥,一前一后,皆为利爪,直奔玉公子而去。

这一幕太过突然,柳长歌一时失神,忙道:“周大哥,手下留情。”周民动作很快,柳长歌扑救不及,心想:“糟糕,玉公子手无缚鸡之力,怎能抵挡周大哥擒拿功?”

原来这一去,周民正是为了试探玉公子的武功,他始终觉得,小南武艺不错,玉公子定然也会武功,并且身怀绝技,否则,主仆二人,何以在江湖上走动,周民骤然启动,用处擒拿手中的一招:“双龙出海”,左手拿肩,右手戳腹,他只是为了试探,不敢用全力,故而只用了一二分。

玉公子面色一动,眼看周民欺近,不躲不闪,不惊不慌,镇定如常,眼神清澈,宛如一棵松树。

周民的手马上挨到了玉公子的身体,见他不动,怕伤了他,马上一个岔步,收回攻势,从玉公子左边滑过。

柳长歌赶了过来,叫道:“周大哥,你做什么?”

周民要试玉公子武功,对方不出手,他自然查证不得,说道:“玉公子,你当真不会武功?”

没想到玉公子不以为忤,笑道:“体弱多病,不曾习武,实在是大大的遗憾。”

周民将信将疑,说道:“柳老弟,咱们去找雷老兄商量商量去。”

他甚至鼓掌。好,英雄的剑,不代巨变的结果,更是前一代人拼卡卡西帅气图片

“天地不亲,常与善人。你的子孙那小子虽然世故了点,但不是善良,我想以后会是个不错的人,但是仙缘浅薄……”赤脚大仙接着说道。

“那就好了,做神仙有什么好的,常言道——只羡鸳鸯不羡仙。”叶换天道。

“也是……”赤脚大仙觉得吗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法,不要过于干涉。

生命自己有自己的路。

叶天成这边,种下的梨树种子在第三天已经有一尺多高了,那自称为地三十六快的女顽石现在无法拔出来,每天去看梨树的时候,跟石块唠嗑一下。

石块每次都是老生常谈地说自己的过往。叶天成压根的就不听这些东西。

对于他而言,这家伙怎么的厉害都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

他想要做的事情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一样。

当然,还是需要搭建一个棚子才行的。

不能让着颗妖异的梨树继续茁壮的成长在众人的眼前。

上山砍树,不知不觉中,一个人能扛三颗树。

看见自己妖异的力量,叶天成心中无限高兴。

看来这玄机引气术还真是牛逼啊。

“那是自然的了,这玄机引气术可是一本很牛掰的嗅着法术。你只要能潜心修炼,达到飞升境界,就能斩杀神仙了。”石块看着一边在搭建棚子的叶天成一边嘚瑟地道。

这家伙就喜欢卖弄自己的学识。

不卖弄,就要死一样。

“行了,我知道你很厉害,干嘛要卖弄一番呢?”叶天成将木桩下地,定在了坚实的泥土上,然后再用脚踢了两下。

这木桩已然稳固,纹丝不动起来。

第一根木桩打下,第二根第三根,第四根……

一共八根木桩下地,就开始搭建横木。

一个下午的功夫,就把木构架搭建完毕,第二天就下地割草。

用草做棚子的屋顶。作为一个已经深深融入农村的人,对于各种农活已经娴熟无比了。所以即便是没有人指导叶天成,他也能完成搭建木棚子了。

用了两天功夫,棚子搭建成功。

村子的人看见叶天成在地里搭建棚子,就都奇怪。

大叔大婶们都笑话叶天成:“小成啊,你这是干嘛?难道说在地里挖到了宝物,要搭个棚子守护?”

“就是觉得柘林风景好,建个棚子晚上看月亮,白天吹风。”叶天成开玩笑地道。

他可不想让这些人都知道,自己得到了一块神异的石头,并且有了这石头还能种植一颗很离奇的梨树。

这梨树一个月就能采摘……

想起这些,作为他的秘密,自然不能真的就说出来。

这种诡异的事情,被人知道的话,那可真是会让村子瞬间陷入麻烦之中。

因为在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的修真者。

他们众多数都在搜寻天下秘宝。要知道叶天成这里竟然有一颗妖异的梨树,一定会来看看究竟。

那样子的话,这秘密不胫而走,那将会又很多的修真者来抢夺。那时候自己肯定搞不过这些人。

所以说他对自己目前的状况非常担心,要是这个消息不胫而走,被那些心怀叵测的人知道了,他讲怎么办呀?这可是要命的事情,对于他而言,心中所担心的问题,也就非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我所担心的问题已经昭然若揭,如此而已的话,真的会让我提心吊胆。”叶天成对石头说道,石头听见叶天成的话哈哈笑了。

“放心,有我在这里没有人敢偷东西的,要是他们真的敢偷东西,会吓死他们的。”

听见石头的话,叶天成马上拒绝了他的办法,因为这非常危险,毕竟这是一个无神论的世界,人们相信的是科学创造这个世界,不是相信神能创造这个世界,如果他来插一杠子的话,势必会将事情搞得更为复杂起来,所以他马上拒绝了石头的要求:“我想你还是别这么做了,不然的话会出大问题的。”

“会出什么大问题,我想你一个问题都没有的。”对于这样子的问题,他一点都不担心,最担心的就是很可能会发生奇怪的事情,而最奇怪的事情对于他而言,简直会让人觉得毛骨悚然.

主要是,大河村还有游手好闲的混混,他们要是基于这个东西的话,一定会想尽办法。他的意思就是不要张扬出去,以免节外生枝但是叶天成担心的问题,对于他而言,根本就不算是什么问题,因为这家伙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他的想法和感受,完全是自以为是的样子。

这对于叶天成而言靠谱美妙,如果问题真的发生,那可是会要命的,会让人感觉到根本没办法,也没有想过会出现这样的问题,事实上很多时候,命运这种事情的哦,不会让人觉得精彩,还有什么可以觉得让人高兴的事情。

“很多东西都会瞬间随着自己的想法而消失不见,如果你长期以往在这种想法里面固定自己的思维,那可不是一件好事情。”

“我觉得这也是无所谓的事情了吗?”叶天成觉得自己想的很对,让石头作出更过激的事情,因为他想作为秘密。

叶天成那副样子真的是令人纠结起来,说!”柳馨面色一暗,說道

她資質不差,只是到了瓶頸,難以突破,若是不走出來歷練,恐怕難以筑基得很,除非是宗門用資源堆,但她只是一個內門弟子,又不是真傳,宗門怎會花太多資源在她身上?

“嗯,那你接下來有什么打算么?”

“我想去中心區!”

桃云青聽到回答,輕聲一笑:“姑娘,不是我打擊你,你煉氣九層巔峰實力,被一只二階石斑虎追著殺,去中心區,恐怕是去容易,回來難啊!”

桃云青已經盡量把話說得好聽了,但柳馨聽了仍不住掉下淚來,只差沒有哭出聲

“我也知道自己懦弱,可是…可是我想筑基,你……你能帶著我么?”

桃云青一聽,這就是個麻煩啊!他哪愿意帶著,忙說:”這里很危險滴,我可以送你到最近的祭壇,你還是離開吧!”

柳馨不說話,把臉轉想一邊,默默流淚

桃云青眉頭一皺,帶著這樣一個累贅他哪里能有空去尋求機緣突破壁障?筑基壁障,資質好的憑借幾顆筑基丹就可以進去,但是像他這樣的,要藥石之力怎么打通壁障,所以他只能給柳馨一個選擇,送她到最近的祭壇

”我只能送你到最近的祭壇,我不可能帶著你的,你還要多鍛煉幾年,這里不是你該來的”

柳馨答應,他就送她去,不答應,他也只有狠心一走了之了,雖然看著女人流淚,他總是感覺難以拒絕,但不拒絕也得拒絕,為了長生大道,現在就要學會狠心

若是自己的心實在夠硬,剛才就不該出來,任由這女子被老虎吃掉,但他不是,他想來告誡自己絕情,可又有幾次做到了?

柳馨也明白桃云青說的事實,沉默了許久才道:”謝謝你救了我,但是去祭壇的話,我一個人就可以了,你還是往中心區趕吧!“

小世界的門戶會開一月之久,桃云青認為護送她去最近的祭壇并不耽擱,所以道:“無妨,送你去祭壇的時間,我還是有的,你被一只二階妖獸都追著跑,若是遇到三四級的妖獸恐怕跑的機會都沒有!”

桃云青嘆了一口氣,正所謂救人救到底,送佛送到西,既然救都救了,再幫她一下吧,看其嬌柔,又一臉懵懂的樣子,鐵定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女孩子

哭的時候梨花帶雨,清純惹人憐愛,桃云青實在不忍心她死在這里

“那你能不能再幫我一個忙?“

”什么事?“桃云青皺眉,若是女子貪得無厭的話,可就會引起他的反感了!

“我知道這里附近有百目果,這里是百目果生長之地,我想取幾顆,但是我又怕有妖獸,所以,你…你能陪我一起去么?”柳馨眨著眼睛,睫毛顫動,十分希翼的望著桃云青

”百目果?你要煉筑基丹?“

”對,我會一點煉丹,我小時候姑姑教過我,可是有一次她出任務再也沒有回來了,所以我才拜入了紅塵師父門下,這十幾年,我一直有煉丹,有一點點心得,如果能得到百目果,我就有六成把握煉出筑基丹來!“

“有了多枚筑基丹,我能筑基話,我就不用去中心區了!”

柳馨說道,她說話怯生生的,但談及筑基,有很大的向往,她已經煉氣九層圓滿很長一段時間了,自己天資不差,但……但師父說,一定要去歷練!

但她很怕,她不想去歷練,如果能煉成筑基丹,不止宗門派發的那一枚筑基丹,憑丹藥之力堆積到筑基境去,那自己也可以不用這么費事了

“六成?”

桃云青看了她一眼,六成幾率,對一個煉丹師來說,這把握已經相當得大了

桃云青一咬牙,道:“百目果你不用去尋了,我這就有幾顆,送你便是!”

說著從儲物袋中拿出所有百目果,遞給小姑娘

“哇,真的是百目果!”柳馨破涕為笑,“謝謝你,師兄!”

小女孩拿到四顆百目果,相當得開心,桃云青卻是一陣肉痛

“好了,我送你去祭壇吧!”

“嗯!”

最近的祭壇不過十數里遠,二人御物飛行,半個時辰就到了,一路上也沒有遇到什么危險,碰到一只兩階的疾風狼,被桃云青一個照面就斬了

祭壇不大,看似有些破落荒敗,青色的地磚上篆刻著符文,沒有靈力則沒有光芒

這祭壇也不是隨便就可以用的,得用靈石嵌入,才能激發!

桃云青從儲物袋里取出一顆靈石,安裝在祭壇的凹槽里,這只是短距離傳送,并不耗費多少靈石,符文流轉,熠熠生輝,柳馨拿出傳送符激發

“師兄再見!”

柳馨說完這句話后,猛然意識到自己還不知道這位師兄的名字,可剛想問,一陣白光閃過,自己便被傳送了出來

“有人出來了!”

“這么快?”

…………

”陆小凤叹道:“上官飞燕至少无眉正在发着病,怕已没有抵抗卡卡西帅气图片而老夫身不能动,却在此忍受了计划。邓定侯道:也因为他在九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卡卡西帅气图片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逆袭者

滿楼红袖招

逆袭者

灵柩宫主

逆袭者

十阶浮屠

逆袭者

丰水居士

逆袭者

东方黑子

逆袭者

猫咪吃小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