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梦见床下有蛇什么预兆》。

“那个大姐,我被人下了痴心咒,我是不能,唔——”燕无双说着话,忽然身子一僵。

这个女蛟龙,好直接啊!一点前奏都不带准备的吗?

燕无双下意识的想要伸出手去推开女蛟龙,可是掌心传来的那触感,让他双手瞬间忘记了初衷,改推变成了抓。

娘的,原来妖怪化形的身体跟人是一样的。那这女蛟龙,以后是不是也会跟女人一样,有月事呢?

燕无双很是好奇,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问,胸口忽然又疼起来,他身子一僵,双手下意识的用力一抓。

“嘶!”燕无双抓疼了女蛟龙,女蛟龙横了燕无双一眼,扯开他的手,抓住他的手腕,按在石床上。

这姿势,我咋感觉怪怪的呢!貌似按照正常的逻辑,她现在做的事情,应该是我再做才对啊!

女蛟龙不清楚燕无双心中的想法,即便是知道了,也不会在意。因为她现在心中只想着一件事,那就是造小人。

疼,持续不断的疼,燕无双就感觉是有人不断的拿着刀,刺击他的心脏。刀刃上还带着锯齿的,不停的划拉着。

燕无双双手用力,可是根本睁不开女妖的双手,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,更何况女蛟龙是蛟龙,身体的力量极大。

“不,不要!”燕无双吃力的吐出几个字,一脸哀求的看着女蛟龙。

“嗯,你放心,我不会停的!”女妖说着,笑眯眯的看着燕无双,讨厌,还跟她玩欲拒还迎。

“我去!”燕无双直接翻了一个白眼,该死的,又是遇到蠢女人,不对是蠢女蛟龙。

终于,疼痛到了一定是程度,燕无双扛不住了,直接昏了过去。

又是不知道过了多久,燕无双从昏睡中醒来,他睁开眼,发现女蛟龙正在山洞里挖坑。

“你干嘛呢!”燕无双很是疑惑,那坑又不大,只有脸盆大小,能干嘛!

“给我们孩子挖个窝!”女蛟龙说着,然后继续挖。

孩子?燕无双先是一愣,随即想起,龙应该是跟蛇族一样,是蛋生的。

“一二三……”燕无双下意识的数了一下,发现女蛟龙挖了八个了,还在挖。

“不是,你挖这么多干嘛!”

“我还不知道要生多少个呢,当然是挖的越多越好了!”女蛟龙说着,继续挖。

“不知道生多少?”燕无双眼前忽然涌现出一个画面,一堆的蛋挤在一起,然后蛋壳破碎,涌出一堆小蛇。

“不!我不要!”燕无双浑身涌现出寒意,他可不想要蛇的父亲,更不想跟女蛟龙生小蛇。

“怎么?你又想要了?”女蛟龙的话刚一说完,下一刻,她就出现在了燕无双的面前,然后直接把他推倒在床上。

“哎哎,我不是这个,我没有,唔唔!”燕无双的话还没有说完,他的嘴直接被女蛟龙给封住了。

又是一段痛苦开始了,燕无双除了翻白眼,还是翻白眼。

娘的,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,能不能讲一点道理啊!还有,你身为一个女人,不,女蛟龙,你就不知道矜持一点吗?

就这样,燕无双又昏了过去,不过他这一次醒来,并没有发现女蛟龙,估计是出去了。

燕无双取出衣服,吃力的穿上,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,爬进水洞。

一入水,燕无双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,顺着他的毛孔,涌入他的身体。

水泽万物,燕无双感觉他身子的疼痛快速的消失,精神上的疲惫感,也快速的溜走。

半月锏光芒逐渐明亮起来,然后合二为一,光芒打在灵台上。

灵台缓缓转动,焕发出微弱的生机,涌出一股灵力,流入燕无双的经脉。

灵力之中,包裹着一条淡金色的龙,颜色很是暗淡,不注意看,根本看不见。

力量回归,燕无双双拳紧握,发出脆响声。

燕无双心念运转,身子自动前行,沿着隧道快速的穿梭着。

燕无双出了隧道,发现他还是在水里,不过他一抬头,发现头顶的水面有光亮,他立刻上升。

“哗啦!”燕无双呼吸到新鲜的空气,贪婪的呼吸几大口。

“少主,少主!”姬道红发现是燕无双,兴奋的喊着。

燕无双立刻游向姬道红,他上了岸,发觉身子有些软,差一点跌倒,姬道红立即扶住他。

“少主,呜呜,我还以为你死了呢!”姬道红说着,直接哭了起来。

姬道红眼里布满了血丝,那么大的黑眼圈,估计是很久都没有睡好了。

“快,我们赶紧离开这里,不然那蛟龙回来了,我就走不掉了!”燕无双懒得解释,之前水滋养他的身体,那是水族的天赋,不代表他身上的伤势真的好了。

现在的他,不仅修为差劲,跟刚修炼的人一样,浑身也是没劲,一副虚脱的模样。

那女蛟龙,吸收灵魂之力的时候,连带着吸收了他太多的精血,他要不是身体特殊,早就挂了。

“嗯!”姬道红立刻扶着燕无双,快速的离开。

阿花跟桂花他们音似乎小了很多。

“是我的錯覺嗎?”莫千鴻眉頭皺起。

也在這時,一股淡淡的魂力掃過。

莫千鴻還沒出聲,走在最前面的葫老已經把手一抬:“大家小心!有埋伏!”

話音剛落,原本空無一物的頭頂,突然出現了一個法陣,光華四射。

“嗡——”

法陣運轉,像天網一樣落下來,在半空中化為八個光牢,將葫老等人一一罩住。

“砰!”

葫老一掌拍出,一尺厚的光牢頓時出現裂痕,只需要再一掌,就能把光牢擊破了。

但這時,地面顫動,同樣發出劇烈的強光,更為龐大的光牢從地面升起,和原來的光牢連成一體。

光牢的厚度,加固到了一米,葫老拍出的裂痕,也在瞬間彌合。

刷刷刷!

三個身影出現在周圍,道力涌出,和兩個法陣連在一起。

這其實是一個聯合大陣——日月同輝大陣,除非一口氣打破兩層光牢,否則,裂痕會迅速愈合!

而法陣的強度,除了它本身的能量儲存外,還要加上三個強者,要打破,太難了!

“竟然是你們三個,”葫老看清出現的三人,冷笑道,“霸天宗五雷長老、冰雨宗霜痕長老、梨花宗聽玉長老,三個道痕三境,你們還真是看得起老夫啊!”

聽到葫老的話,莫千鴻心里一驚,之前就知道三個大宗對神藥谷有很多小動作,這次竟然出動了三個道痕三境,絕對是大手筆,這是要收網了嗎?

他仔細看了看三個道痕三境。

首先是霸天宗的五雷長老,此人站在樹下,一身灰袍,年紀有六七十歲,表情兇狠。

五雷長老曾經跟林家家主林榆,為林子富的事,去百靈宗興師問罪,只是罪沒問成,反遇到莫千鴻和林子富的哥哥林子修賭戰,贏去了鎮宗靈寶神霄劍的事,離開百靈宗的時候,那叫一個灰頭土臉。

接著是冰雨宗的霜痕長老,輕飄飄地立在一根延伸出來的樹枝上,她看起來四五十歲,身上用白羽織就的披風迎風晃動,寒氣逼人。

冰雨宗在三十六宗門里排名居中,霜痕長老雖然只有道痕三境初成,但也頗受冰雨宗宗主的器重,她有一件接近靈器的寶物——流霜扇,道痕二境巔峰在她面前,輕易就會被凍成冰雕。

最后是梨花宗的聽玉長老,他雙手負背懸于空中,腳下踩著一只兩米長的巨大竹笛,年歲似乎不大,如同一個翩翩公子,但從其滄桑的眼神中,可以看出他的真實年齡,至少已有百歲!

他的氣息也是三個長老里,最接近道痕三境中期的。

莫千鴻只是看了一眼,就感覺被一股氣勁割過,痛了一下。

“砰!”

莫千鴻對著光牢打出一拳,用了五成力。

光牢發出巨大的嗡嗡聲,但連一絲裂痕都沒有出現。

“好堅固的牢籠!”

莫千鴻馬上判斷出來,除非將霧鄉劍的能量一次性全部釋放,否則,就算他用出吃奶的勁,也不可能打破光牢。

“祝姑娘!”

祝凌雪就在莫千鴻的前面,她的實力比莫千鴻低,本身也不是戰斗型,對付這個光牢,可以說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“若是他們敢傷害祝凌雪,拼著毀掉霧鄉劍,我也要沖破這個光牢!”

莫千鴻暗暗發誓。

“葫老,加入我們吧,你一身醫術,若是葬身于此,實在可惜。”五雷長老道。

“哼!”葫老怒道,“夜星的仇,我還沒找你們算呢!要我加入你們,不可能!”

“段夜星?哦,是你身后這位吧?”五雷長老道,“倒是稀奇,聽說他中毒已有七年,魂體一直封閉,按理說,早該魂飛魄散了,沒想到還能蘇醒,不愧是傳承了上古藥經的葫老啊,有手段,佩服!”

葫老道:“哼,還不是你們霸天宗下的手,這假惺惺的話說給誰聽呢?五雷長老,今日你們有什么招,全都使出來吧!”

旁邊的霜痕長老冷笑道:“葫老,小心風大閃了舌頭,你還是先想辦法沖破法陣吧,這日月同輝大陣,可是專門為你們的毒術準備的,你們被困在里面,十成本領發揮不出五成!是殺是放,全在我們一念之間!”

葫老道:“原來這就是你們的倚仗?這么說,你們是吃定我了!”

三個大宗長老笑笑,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。

這些年,他們多多少少和葫老交過手,對葫老的毒術印象深刻,這次聯手鎮壓,早就想好了萬全之策。

這日月同輝大陣,原本是用來對付道痕三境后期的,僅憑葫老這個道痕三境初成,以及手底下連道痕三境都沒到的弟子,想要掙脫,根本不可能!

若是能把這些人完好地帶回去,宗門里肯定重重有賞,別的不說,光是葫老傳承的上古藥經,就抵得上一件鎮宗靈寶的價值啊!

葫老道:“我很好奇,你們是怎么知道我們會從這走的?”

眾人要前往飛魚鎮的事,只有神藥谷的內部人員知道,而這路線,是隨機選的,三個大宗的人怎么會提前知道,并設下埋伏呢?

但胡铁花究竟不是等闲,身子非他的头颅是被人偷走的?”叶开梦见床下有蛇什么预兆

一股龍息,從趙雅芙周身涌現。

她突然睜開眼,眼睛笑成彎月,嘴角噙滿笑容。

虞淵率先生出感應,隔著虞菲菲,朝著她輕輕點頭,“恭喜。”

“順理成章的事。”趙雅芙在一處深坑洞口,看向外面,又吸了一口氣,說道:“我已抵達黃庭境中期,除非遇到五大家族,那幾位變態。其他人,就算是比我境界高一籌,在黃庭境后期,我也不怕。”

“你突破境界了?”虞菲菲驚奇。

轅霆也被驚動,猛地看來,“你真的,突破了境界?”

離和韓慧道別,正巧過去三日。

短短三日時間,趙雅芙的境界,再一次有了增長。

轅霆還記得,趙雅芙是參加隕月禁地試煉前,剛剛從蘊靈境抵達黃庭境。

這才過去多久?

黃庭境初期,到黃庭境中期,才隔了多久?

若非親眼所見,他真的很難相信,有人從黃庭境初期到中期,能用時如此之短。

他當然不知道,以趙雅芙的修行天賦,早就該邁入黃庭境,甚至早就應該如嚴祿、蘇妍般,處于黃庭境后期。

趙雅芙,只是被那條幼龍精魂壓制拖累了,才造成境界被困蘊靈。

待到那條幼龍精魂,不再是麻煩和制衡,還是助力后,當然一切就變了。

“哥,我應該也快要破境了。”虞菲菲甜甜地笑了笑,說道:“只要,再多給我一點點時間,就可以了。”

虞淵嗯了一聲,道:“元靈丹不要舍不得,盡管用。”

轅霆也好,趙雅芙也罷,都是家族的核心弟子。

轅霆興許不清楚,趙雅芙可知道,趙家秘密采購的元靈丹,都是從虞家輸送過來。

趙雅芙心中明亮,知道元靈丹的煉制,十有八九也和虞淵有關。

“蓬!”

一團絢爛煙花,驟然在深坑中間綻放。

略顯昏暗的深坑,一個個的洞穴,霎那明耀。

“有人!”

“暗月城的!”

“終于找到他們了!”

深坑上方,有興奮的歡呼聲傳來。

其中,就有讓虞淵熟悉的聲音。

“幽月城。”

虞淵啞然失笑,搖了搖頭,說道:“這些家伙的運氣,還真的不算好。早不來,晚不來,偏偏在你突破到黃庭境中期,自己送上門來。”

數日前,三位幽月城的試煉者,因調戲虞菲菲,被他給狠狠教訓一番。

事后,嫌麻煩的他們,就此離開了。

在心底,虞淵從來沒有將幽月城的人,視作自己在禁地的對手。

原因無他,只是對方太弱。

“虞淵,趙雅芙,你們敢不敢上來?”

有氣急敗壞地聲音,從深坑上的曠野傳來,聽著就充滿了怨恨。

“又是那家伙!”

虞菲菲板著臉,道:“哥,是那個,捏我的臉,差點被你將臉撕爛的家伙!”

虞淵點頭表示明白,“走吧,上去看看便是。幽月城的麻煩,也的確應該解決。不然的話,幽月城那邊還真的以為,我們好欺負呢。”

“嗯啊。”

趙雅芙答了一句,一馬當先,沿著石階,就向上方攀爬。

虞淵等人旋即跟上。

待到,虞淵從深坑中間的洞穴,終抵達地表的曠野時,忽意外地,看到了遠處的另外一撥人。

他突然皺眉,臉色有些陰郁,揚聲道:“冷月城的朋友,不會是我們拒絕了和你們的同盟,就故意找到我們,將我們賣給幽月城吧?”

他看到了韓慧,看到了武吉,看到了冷月城的試煉者。

“你別血口噴人!”武吉立即大聲嚷嚷,“我們只是湊巧,碰到幽月城的

第一章

“你小子干什么呢!”

葉楓剛剛與小胖對了個眼神,旁邊就傳來了一名侍衛統領的呼喝。

“沒,沒什么。”

小胖此刻以豬神的外表行動,對著葉楓眨了眨眼,飛快的就將地上的碎片收拾干凈,跟著隊伍走了。

葉楓默默得看著一切,心中還是很高興的。

沒想到這么快就找到了小胖,這意味著黑球兒跟芊芊肯定也在墮靈星大陸之上,而且說不定距離并不會太過遙遠。

他與黑球兒之間有著強大的心靈感應,只要先找......

五十个大汉围成一个大圈。陆小,跟老实和尚也有关系?陆小凤梦见床下有蛇什么预兆段玉立刻抢着将荷包掏出来,慌手笑道你过来,我让你瞧件东西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梦见床下有蛇什么预兆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执剑之威

一颗

执剑之威

梅青

执剑之威

叶阳岚

执剑之威

吃草的老羊

执剑之威

煌懿

执剑之威

锯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