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天体野营》。

小鱼儿道:我今日放了她,她日佛更险,地势却仿佛在住下陷落天体野营

两对人坐着大眼瞪小眼的坐着,张成一时间不知道这是几个意思,难道谭江边说的买家就是她?

“名人不说暗话,谭先生、张先生,我想购买你们手里的那个画轴。”甄宝卿的身边有一位极其严肃的老爷子端坐在哪里,看着大家良久无言,直接开口。

半点寒暄和客套都没有,直接把一张中国银行的银行卡拍在那里。

“我去……咱们这是走大运了吧!”谭江边眼睛里闪烁着不可抑制的兴奋,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张成身边放着的那宝贝。

张成皱了皱眉,缓缓开口:“不知道这位是……”

“这位是法国侨胞,我的恩师,吴秋舫先生,不仅仅是一位文物工作者,更是一位收藏家。”

看着吴秋舫目光炯然,一直盯着那画轴,谭江边缓缓的冲着张成一动过去,好奇的问道:“成哥,这画到底有什么蹊跷?”

张成压抑着自己激动的表情,说道:“昨个儿我就想和你说,这玩意儿可能是个古董!”

“什么!”谭江边顿时一脸惊愕转而变成了狂喜。

自从毕业以后,谭江边也经历过了几年的社会历练了,他轻而易举的就能从吴秋舫的脸上看出笃定的神色,对张成也无半点的质疑!

“张先生,我找这幅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已经很多年了,作为专业研究盛唐历史的工作人员,这幅作品对我有特殊的意义。”

吴秋舫认真的看着张成,“这张卡里,有20万,我希望您可以抬爱把这作品转手给我。”

谭江边兴奋的看着那张卡,20万啊!有了这钱自己几辈子的吃喝都有了。

捅了捅张成,示意他赶紧接受,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啊,张嘴接不住用肩也得扛起来。

虽然他说的恳切,但是张成却没有忘记,谭江边说过,这人马上就要飞往国外。

前世也有这样的事,有人挖出了古董深知这些东西可以给自己带来财富,所以没有把挖到宝贝的事情上报,反而把宝贝都给藏了起来。

为了自己赚钱,那人在文物市场各种打听,偶尔才放出一些消息,而且特别的谨慎,不和中国人交易!

最后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,才找到了一个美国人转手把文物卖给了他。

就这样,我国的文物漂洋过海到了大洋彼岸,本以为这东西不会在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,谁知道零几年的时候以发现地点命名的宝贝突然出现在了外国市场。

售卖人未知,但价格极高,甚至达到了872美元,一个外国研究所重金拍下,至于其余的小物件在国外市场流通,被一些匿名收藏家买走。

所以张成一定要在仔细问问,如果这吴秋舫也是要把国家文物拿到国外,那他在张成的心里就和卖国贼画上了等号。

本该属于自己国家的东西,因为一己私利,而成为外国人的私有财产,那可真的是令人痛心!

“不知道吴先生,想把这幅作品带到哪里?”张成虽然没有对他露

叶枫直接被一队金甲军带往王城。

  跟在后面的锐星云脸色极差,而苏醒过来的锐星辰,整个人却显得有一点迷糊。

  他完全没有明白,为什么自己和二弟只是去了一趟巡察检司,父王的金甲军就出现了。

  “你在这里等着。”一个金甲军士冷声的对叶枫命令道。

  他带领着锐星云、锐星辰率先走进了王城大殿里面。

  “???”

  被拦在大殿外面的叶枫无语了。

  “我好歹也是救了你儿子的大功臣好吧,居然直接把我晾在大殿外面?......

小鱼儿大笑道:不错,来救我的有差思赠右谕德。;思志行迈流

靳言倒是第一时间否定了她的想法。“你有没有常识,贩卖人口都挑男孩,越是穷山僻壤的地方,女孩越不值钱。咳! 当然特别漂亮的除外。”他故意瞟了达拉一眼。

“如果是卖给别人当童养媳呢?”穆海接道,“卓嘎不小了,他姐姐更大点,卖给别人当女儿肯定是没人要了,但是卖给别人当老婆呢?十几岁的刚刚好,胆子小好调教。”

达拉目光暗沉的扭头看穆海没有反驳,她也认可这个最有可能的答案。

卓嘎坐在角落听着他们的分析瑟瑟发抖。年轻人聊天穆国成不怎么参与,他伸手在卓嘎腿上轻轻拍了拍。

达拉望向卓嘎安慰道:“我们会想办法救你姐姐的,但是首先要先找到她人在哪。”

卓嘎默默地点了点头,犹豫了片刻她从怀里掏出一只金镶莲花边玉镯——正是达拉妈妈的那只,她将玉镯递给达拉,“这是我阿姐的镯子,我知道你很喜欢,送给你。”

达拉微微一愣,沉默了片刻默默地接过镯子拿在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卓嘎继续说道:“姐姐,你带上,”

“啊?”

“你带着这个,如果你碰到了我阿姐,她看到这个镯子一定能认出来。”卓嘎认真的说道。

达拉拿着镯子端详了片刻,脑海中浮现出她妈妈当年的样子。“温婉如玉,笑眼明媚。”好像潜移默化中她对父母在心中的印象已经悄然转变了不少。终于她缓缓的将镯子套在左手手腕上,翠绿色的润玉戴在达拉手上,越发衬的她的手腕白皙纤细楚楚动人,连那玉都像是活了似的柔润欲滴。靳言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达拉再看卓嘎问道:“你能告诉我这个镯子你姐姐是哪里得来的么?”

卓嘎想起了第一次遇见达拉时的情景,她有些防备的叫道:“这镯子就是我阿姐的,不是偷的。”

达拉按下耐心,解释道:“我知道,但这个镯子以前的主人是……”她停顿一下说:“是我妈妈!”

“啊?”这次换卓嘎吃惊了。

达拉接着说:“你别怕,我不是怀疑你姐姐偷了镯子。我妈妈三年前就去世了,我只是单纯的好奇她这个镯子是怎么得来的,也是当年你们救援的时候挖到的吗?”

小女孩无辜的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这你得问我阿姐。”

由于穆国成扭伤了脚他们回到拉萨先把穆国成送去医院治疗,拍完片子还好不是非常严重,但是由于穆国成年级稍大又不爱运动,还有点骨质酥松,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决定不瞎折腾了,就在医院住几天恢复治疗一下由穆海陪着穆国成。然后他们又将小女孩带到陈胖子的店里,陈胖子之前跟达拉拍过胸脯“上刀山,下火海,在所不辞。”此时只是给他店里塞了个小女孩,还不用给钱,给吃就行,又能帮忙他倒也没有什么不愿意的便将卓嘎留下了,后来他发现这小姑娘不仅聪明乖巧,也很会察言观色,伶俐的不行,陈胖子算是白赚了个帮工,很是高兴。

这天达拉和靳言晚饭后又聚在陈胖子的大厅里喝茶,顺便聊一聊接下来的打算。靳言回来后已经将那天发生的事告诉了他的一个刑警支队的好哥们,并嘱咐他帮忙留意一下卓嘎姐姐的下落。这几天他们更多的是收集资料,修养精力,并没有太多的事可做。

“陈老师,唐芸呢?怎么没看到她。”达拉这几天都没怎么看到唐芸不免觉得奇怪。

陈胖子一边小心翼翼的收拾古董柜台的东西一边说,“那丫头,最近整天都不着家,一天神神秘秘的,”陈胖子晒笑一下。“顶着满面桃花笑,一看就是约会去了。”

“陈胖子,说我什么呢!”唐芸头上卡着墨镜,钥匙圈在一个只手指上不停地转悠,一颠一颠的走进来,笑眯眯的径直走到达拉身边一个熊抱,“怎么?想我啦?”达拉向后一仰身子试图躲开她。

陈胖子看她的得意样调侃她:“哎呦喂,车都送上了。”

这时达拉才注意到刚才套在她手上转悠的钥匙圈是一个车钥匙,“谁的车?”

唐芸冲她挤眼一笑,“杜永昇。”她满脸掩不住的喜悦,为了让达拉放心,她又补了一句,“哎呦,借给我的。”

达拉隔空抬手冲她一点,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,她有时候既觉得唐芸这种开朗易结交的性格很让她有些羡慕,可有时候却不得不觉得这丫头心大的让人操心。“才认识几天。”

唐芸狡辩道:“怕什么,借的又不是不还了。他又不用,放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她冲达拉呲出个笑脸。然后她大概是发现房间少了俩人于是随口问道:“那人呢?”

“谁?”话题转变的有点突然达拉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靳言嘴角挂着一丝别有意味的笑意,“你不是不待见他么?”靳言倒是一秒就明白了唐芸问的是穆海。

說過嗎?修行如何?”

丁秋云輕聲道:

“我從小就聽那附近的孩童傳唱:‘世外有天仙’,說的就是他。這金明子武功十分了得,連常空都不敢輕舉妄動,只怕不是假話,如果真有這樣的仙家,那就麻煩了。”

姜金蛾道:

“別長別人志氣滅咱的威風,這人看樣子也不怎么樣。”

正說著,常空端著個盤子出來。盤子上放了一大碗的清水,只見常空一步一步地目視前方向青年走來,青年死盯著常空看,笑道:

“你怎么看起來走路怪怪的?沒放別的東西吧?我可是能償出來……”

突然嘴巴微張,一個金色元神從他身體中離體而出,直向前方亂晃著撲騰,金色的煙霧之中電光亂閃。眾人耳中這才聽到他的肉身后背啪的一聲輕響。

眾人驚訝地向他身后看去,一個白色的人影顯現出來,丁秋云驚愕地輕叫道:

“常空?是你的元神?怎么?”

轉回頭去看端盤子的那個常空,只見那個常空此時呆呆地站在那里,手中托著盤子一動不動。

丁秋云募然明白,心想原來常空的元神在未出院子時就離開繞到了那青年的后方,卻用意念引導自己的肉身端水向前。所以那青年才說他走路姿勢怪怪的,那是因為那個肉身中只保留了一個假的元神,看起來那肉身雖然眼睛有神會呼吸會走路,但真的元神已經離開。這樣騙過了青年的眼睛,不然正面硬襲青年顯然難以做到。

常空元神已一把抓住姜小蟬離開到了姜金蛾等人身旁。

那青年的元神瞬間返回肉身,常空的元神手一招,肉身也飛來和元神融合。

姜小蟬哇地哭了起來,抽出細劍就要上前找金明子。

金明子已卷起一陣狂風到了常空面前,長劍同時刺向常空咽喉。

丁秋云和姜金蛾吃了一驚,丁秋云心想:好快的身法!

金明子帶來一股巨大的壓力,丁秋云和姜金蛾一人拉住姜小蟬一只胳膊向后急退。

常空和金明子轉眼已格擋幾十劍,兩人的劍式都快得讓人看不清。兩劍相擊,空氣中響著炒豆子一樣的“啪、啪’”聲。

常空收劍立在幾丈外,金明子身子搖晃,身上血跡斑斑,已是挨了幾劍。

丁秋云忙道:

“常空,他是玉陽真人的弟子,這人不可輕視,你住手罷。”

常空正要收劍,金明子道:

“你敢舍棄肉身和我打一場嗎?”

常空笑道:

“怎么不敢?”

元神立即出竅,白色的人形煙霧持著透明的元力劍來到金明子面前。金明子也元神出竅,金色的元神也持元力劍迎上。

空氣中響起奇怪的聲音,樹葉亂舞,周圍一片蕭殺之氣。

幾個火派弟子似乎沒見過元神打斗,一時都呆了,個個伸長脖子觀看。

兩個元神如兩團云霧飛來逐去,所到之處竟也卷起樹葉枯枝。兩個元神也都不說話,四下里靜悄悄的,大白天讓人身上起了雞皮疙瘩,好像兩個鬼魂在墓地里不聲不響的打架。

姜小蟬有些害怕,緊緊地抱著姜金蛾的胳膊,道:

“姑姑,這兩個人原來都是鬼!”

姜金蛾也有些緊張,對丁秋云道:

“你叫常公子住手罷,元神受傷也很麻煩。”

常空虛劈一掌,元神迅速回到肉身,金明子元神跟著來到常空面前,雙手舉起元力劍劈下。

常空元神和肉身一起舉起元力劍“砰!”地架開金明子的元力劍,金明子的元神被震得飛起來,急忙向后退,并和肉身融合。

金明子譏笑道:

“元神不敵,就用肉身幫忙?”

常空道:

“算了,我輸了,我的元神不及你。”

金明子得意地道:

“你的元神也是很強大了,可惜和我還是差了些。”

扭頭地姜金蛾道:

“這事還沒完,你還是把經書乖乖的準備好,不然我叫師父一起來,那時誰也幫不了你。”

說著飛身而起,直上云霄,轉眼間消失在白云之中。

眾火派弟子目瞪口呆。

姜金蛾等他走后,驚懼地道:

“這人是個大麻煩,看他這身手,只怕師父他老人家真不是他對手,就算能敵過他,還那個玉陽真人呢?怎么從沒聽說過這些修道人這樣厲害?江湖武林中沒有聽說過他們。”

丁秋云道:

“這些人自詡世外之人,不屑于和江湖武林上的人來往,誰也不知他們在干些什么,有什么樣的藝業。”

左風道:

“這些人是仙人,本就不是武林中人,名不外顯也正常。”

這時一個忽然蒼老聲音道:

“不必理會他。”

一個人影從天而降,那人身材矮胖,慈眉善目,一身褐衣。

姜金蛾和左風等人彎腰行禮,道:

“掌門!”

姜金蛾給常空兩人引見了,掌門叫姓燕,字炎,江湖人稱火云老祖。

她为什么可以自由出入是因为他已使得她看清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《天体野营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九品毒道

一剑平秋

九品毒道

方岩

九品毒道

宇宙第一小可爱

九品毒道

恰似缘来

九品毒道

陈十年

九品毒道

香苑雪海